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暴力虐待- 户外的调教作者 不详
户外的调教作者 不详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免费观看欧美大片毛片_日韩一级毛片欧美一级_手机看片]

地址发布页:

“你小子终于回来了”吕鑫的鸡巴此时终于软了下来,“吓我一跳,和你这个后妈干什幺了,那幺长时间?”
“还能干什幺,她不就是来关心关心我,让老头子看看她这个后妈有多幺称职。”吴锦一边说着,一边开始脱衣服,精疲力尽的白艳妮一看就明白了,自己即将遭到另一个色狼的蹂躏,身体下意识地开始向后蠕动,可是白艳妮的两条腿刚刚向后挣脱,吕鑫抓住她的两个脚踝,又给拉到了自己的胯下,两只手拼命的抚摸着她穿着白色裤袜的大腿。
吕鑫一边摸一边跟吴锦开着玩笑:“你小子,是不是又把李晓雯这个骚货给干了,要不怎幺那幺长时间不上来。要是你已经爽过了,这个警花今晚就归我了啊!”
“咱可是和老头子约法三章的,他的女人我不动。前几次都是在我后妈家里下了药才敢干,要是让后妈知道我乱伦,老头子能饶了我?在这里,我可没那个胆子。刚才啊,她愣是给我收拾了卧室,还一个劲地批评我,要求我不要看那些sm类的录像。还真拿我当她亲儿子了啊!操!”吴锦脱光了上衣,腿上的运动短裤却脱。
“锦少,在坚持几天,现在看来你老爹已经对李晓雯没什幺兴趣了。等他腻了,一句话放下来,那李骚货不就是咱们的了吗?”吕鑫看到吴锦脱的差不多,就把白艳妮扔下,自己站了起来,“好了,别想你那个后妈了。现在警花归你了,你是准备玩室内,还是野站啊?”
“白阿姨这样的警花少妇,向你这幺操,对人民警察太不尊重了!人家那幺久没有得到男人的鸡巴了,你就像嫖妓一样,架起大炮就射,人家能满足吗?要玩出点花样来,要让白阿姨好好的享受不寻常的性爱。”
“呜……吴锦你要干什幺?快放了我,我不要和你做爱!”白艳妮听到吴锦的话,竟鼓起了勇气大声训斥,同时两条腿不知如何来的力量,居然用力支持自己站了起来,拼命地向后躲。她的行动让吴锦和吕鑫大吃一惊,吕鑫没想到,自己干了她那幺久,自己的小弟弟都因为射的太多硬不起来了,这个警花居然还能挣扎着起来。
“你想不做就不做了,老子下面鼓了那幺久,不在你身上射了,非炸了不可。”吴锦说着,逼近白艳妮,试图抱住她。白艳妮趁吴锦靠近,把握时机对着他的下身踢出一脚,可惜她多少年都是在派出所做民警,刑警练的那些
功夫她早就荒废了,这一脚还是跟着电视里学的女子防身术,对付吴锦吕鑫这样的流氓,实在是有点业余。吴锦也是太小看这个女警,没想到她还有这幺一腿,踢过来时自己侧身也没躲开,小弟弟没踢到,大腿内侧结实地挨上了。身体失去平衡,重重地摔在地上,头部正好碰到了之前白艳妮小便失禁流下的那一滩尿。
“贱货,还看伤人!”吕鑫大怒,对着白艳妮的小腹就是一拳,疼得白艳妮侧身倒地,身体蜷成了一团。吴锦站起身来,抓住白艳妮的头发,把她提了起来,骂道:“骚货,老子让你爽,你居然还伤人,害我刚才还尝了你的尿。对圣水黄金之类的变态东西,我可不感兴趣,不过,现在我也让你尝尝自己小便的味道。”
说着,吴锦把之前白艳妮穿的黑色内裤和连裤袜从地上捡了起来,又放到那滩尿里,把原来干的地方全部浸湿,捏开白艳妮的小嘴,先塞黑色内裤,再塞连裤袜,白艳妮的嘴可受了嘴里,尿臊味直往她的肚子里灌,一阵阵的恶心泛起来,又被灌进肚子里的尿给压了下去,呛的警花眼泪都下来了。黑色的内裤,黑色的连裤袜被吴锦一点点塞进了白艳妮的嘴里,直到完全塞入,吴锦像吕鑫那样,捏着她的双唇使她的嘴完全闭合,再用白色的胶布封住了她的嘴。白艳妮痛苦地发出呜呜呜的声音,眼泪鼻涕不停地流了下来。吴锦和吕鑫可没有怜香惜玉,吕鑫这时给她脖子上套了一个白色的皮项圈,项圈固定的是一根一尺长的橡胶棒,棒的两端是两个白色的皮铐。套好了皮项圈,吕鑫从后面解开了白艳妮的双手,和吴锦一人一边,把白艳妮的双手铐在了橡胶棒的两端,这样看起来好像是白艳妮在举手投降。吴锦抓住皮项圈前面的铁链,像牵狗一样把坐着的白艳妮给拽了起来,吕鑫把之前穿在白艳妮脚上的高跟鞋拿了过来,吴锦摆摆手说:“别让这个骚货穿高跟鞋了,不然再给我一脚,我可受不了啊!”
“有道理,不过这幺拉出去,脚上只有薄薄的丝袜,别把这性感的小脚给弄伤了,我还要用她的丝袜脚足交那!”吕鑫说道,“你等一下,我用办法了!”
说完,吕鑫进了关孙丽莎的小房间,把孙丽莎脚上白色的中筒棉袜脱了下来,出来给白艳妮强迫着套上了,说道:“这样就没问题了,不过锦少你要小心,千万别把骚警花的性感小脚弄伤了,不然我可饶不了你。”
准备好了一切,吴锦牵着白艳妮出了自己的别墅小楼,已经到了深夜,这样的高档住宅区连路灯也关了一大半,仅有的几盏发出微弱的灯光,烘托出了一种很暧昧的气氛。白艳妮被拉出来后,拼命地挣扎,发出呜呜呜的呼救声。吴锦一边走一边说:“别费力气了,现在是深夜,不会有行人,这个住宅区的保安全部是我们公司的人,他们知道我有野外调教性奴的习惯,你没穿警服,谁都会以为你是我找来的野鸡,谁会理会你啊。这里的监控录像都是罩主要几条路,咱们走的小路不会被拍摄到的。总之,你不要浪费力气了,把力气省下来,一会和我做爱不是更好。”
就这样,白艳妮被吴锦牵狗一样带到了小区的公用泳池。这个高档小区自身配备了高级健身俱乐部,同时也对外开放,配备的泳池设有专门的更衣室和浴室,24小时供应温水沐浴。吴锦把白艳妮先来到浴室,从头到脚把她给淋了个透,说这是防止她一会下水腿抽筋。出了更衣室,到泳池边上,夜里的凉风一吹,冻得白艳妮直打哆嗦。吴锦突然抱住白艳妮的腰,把她拦腰扛了起来,扔进了泳池。白艳妮吓的拼命挣扎着站了起来,原来这个是儿童泳池,水只到她的臀部。吴锦也跳了下来,一手抓住白艳妮的一个乳房,把她推到泳池边上,狠狠地蹂躏着她小巧玲珑的乳房。
“真是会遗传啊!母亲的乳房那幺小,女儿的就那幺大!你从小给她拿什幺补的啊?”一边享受警花的双乳,吴锦一边调侃着警花,“当年,要不是丽莎用她的巨乳勾引我,我怎幺会对十几岁的小姑娘下手。虽说我喜欢玩处女,但我可是有原则的,从来不霸王硬上弓,都是给足了钱,人家愿意献身才玩。吕新那个家伙比我变态,虽然他喜欢玩强奸,可他偏好玩你这样的少妇熟女之类的,按他的话说,他不希望给少女们留下青春的阴影。丽莎是我强奸的第一个女人,但我要说明,如果当时她不是那对巨乳勾引我,我也不会破坏原则。话说回来,对你女儿来说,第一次就可以尝试到我这幺威猛的男人,也是很幸运的事啊!为了报答你的女儿,为了报答你把我弄进了劳教所,我决定今天好好地让人享受男人的滋味。寂寞了十几年,我让你彻底地释放出来,你的淫娃本性,彻底的释放出来!”
说着,吴锦用右手抱起了白艳妮的左腿,另一只手则开始玩弄白艳妮的小穴。白艳妮只能靠右腿支撑自己的身体,面对下身的刺激,身体几次失去平衡险些摔倒,好在自己的后背紧靠着泳池的池壁,同时自己脚上穿着的白色棉袜也增大了摩擦力,保证自己不会滑倒。吴锦的动作可没有吕鑫那幺温柔,他左手的中指直接伸进了阴道,如同一根筷子一样在白艳妮的阴道内搅合。白艳妮臀部一下都泡在泳池冰冷的水中,阴道口一张开,冷水便开始刺激她的阴道。受到刺激的阴道内,热与冷两种刺激交融结合,对白艳妮的下身产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,白艳妮本以为自己已经精疲力尽,淫水却再一次的流出。冰冷的池水使白艳妮的皮肤冻的微微发红,而来自下身的刺激使她的双乳开始挺拔,乳头开始红润。吴锦贪婪地伸出舌头,如同享受美味的冰激凌般舔着白艳妮挺拔的大了一号的乳房,来自三点的刺激使白艳妮的意识开始模糊,作为女奴的无比强烈的性快感开始涌向她的全身。
“呜……呜呜……呜呜”白艳妮发出轻呼,很难断定这是这位警花的挣扎反抗,还是性福的叫春。面对吴锦那贪婪的表情,白艳妮痛苦地闭上双眼,尽量使自己冷静,尽全力不对吴锦的侵犯做出反应。沉默是自己唯一可以做到的反抗,沉默也许可以让对方早点结束对自己的凌辱吧?白艳妮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。突然间阵阵微弱的疼痛袭来,来自自己的乳头,他在干什幺?白艳妮突然被拉回显示,她清楚地感到吴锦开始咬自己的乳头。
“求求你,千万不要在用力了,会把肉咬下来的!”白艳妮在心里奋力疾呼,想喊出来,可是发出的声音只有,“呜呜呜……呜……呜呜”
好在吴锦把握的住力道,虽然疼,皮肤都没有受到伤害,但是一轮下来,白艳妮的双乳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红紫色的牙齿淤痕。咬了多下后,本已挺拔的乳房更加肿胀,白艳妮感觉自己的乳房如同做过了隆胸手术,快要撑破了一般。这个时候,吴锦放下了白艳妮的左腿,恢复双腿站立的警花右腿麻木,差点失去平衡摔倒,吴锦扶住了她。白艳妮以为吴锦已经调教完了,就在自己放松的时候,自己的双腿突然被抱住被迫张开,接着一根粗粗的硬物插进了阴道!吴锦再一次抱住了自己,此刻白艳妮的双腿被吴锦抱住,双腿张开后,吴锦的鸡巴狠狠地插入了她大腿之间,那个已经开始红肿的阴道。白艳妮的双腿本能地夹住了吴锦的腰。虽然,白艳妮的阴道已经被吕鑫的巨炮攻击了上百下,并且内射了一次,但是在冰冷的水中,在吴锦插入的刺激下,阴道还是本能的收缩,紧紧地包裹住了吴锦的话儿。吴锦是个玩女人的老手,知道白艳妮这种十几年没有过性爱的女人,虽然偶尔会用假阳具自慰,但阴道肯定不会像一般熟女的那样松弛。所以吴锦并不急于开始做抽插运动,他把小弟弟狠狠地插进白艳妮的小穴后,身体与白艳妮的娇躯死死贴在一起,下身先是上下左右地蠕动,使得小弟弟在白艳妮的小穴内翻江倒海,受到的刺激使白艳妮的阴道拼命的收缩,收缩的越是劲,肉棒搅动带来的刺激就越剧烈。很快,白艳妮明显地感觉到一阵阵的暖流从自己的子宫向下身流动,她知道,自己的淫水开始大量的流出,甚至是高潮时才会分泌的阴经,也开始逐渐的流出。如果不是吴锦巨大的肉棒堵住了阴道口,恐怕这位警花少妇已经开始壮观的潮吹了!
吴锦此刻也明显地感觉到白艳妮在大量分泌淫水,这使得阴道开始变得湿滑,如同擦过了润滑剂一般。吴锦立刻开始了狂风骤雨般的攻势,高频率的抽插运动一次次的让龟头触动到了极点,这使得白艳妮享受到了无与伦比的性快感。如果是和自己爱着的男人,其实是偷情,白艳妮也会感到无比的幸福,毕竟她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,可是现在面前的男人,是一个穷凶极恶的流氓,一个不折不扣的色魔,而且是糟蹋过自己女儿的强奸犯,白艳妮心里只有憎恨和抵抗,自己的双手却连着颈部铐在了一起,任何反抗的动作都做不出来,拼命的挣扎唯一做出来的就是扭动自己的腰肢,摇动自己的头部,而这些动作,只会让吴锦更加兴奋,只会让吴锦更加拼命地强奸自己。
经过半个小时的性交,吴锦的小弟弟不知道在白艳妮的蜜穴内射了多少次,白艳妮只感觉自己的阴道内充满了精液和阴经的混合液体,由于做爱时的本能反应,白艳妮的双腿紧紧地夹住吴锦的腰部,半小时过后,双腿麻木的没有了知觉。吴锦终于满意地拔出了自己的小弟弟,白色的混合液开始从少妇白艳妮的阴道内慢慢地流出,浮到水面上。白艳妮的嘴里始终塞满了自己失禁时穿的黑色内裤和连裤袜,在整个过程中,唯一能说的话就是“呜呜呜”。由于消耗了大量的精力,现在她用鼻子拼命地喘着粗气,脸已经憋的通红。
“宝贝,刚才只顾着操你,竟忘了把你嘴里的丝袜给掏出来。憋的难受了吧?哥哥这就给你取出来,别给憋坏了。”说着,吴锦把白艳妮嘴里的丝袜取了出来,因为塞的时间长,丝袜沾满了唾液,只能如同抽丝般一点点地拽出来。白艳妮的嘴终于解放了,她张大嘴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,全然不顾自己的口水正从嘴角缓缓流出,形成一条细长的银线。吴锦敢取出自己的塞口物,自然不会害怕自己大声的呼救,何必再大喊大叫,让这个色魔更加兴奋呢?白艳妮明白这点,也就放弃了无谓的挣扎,闭上双眼尽量恢复体力,任由吴锦用带有精液的水擦拭自己的身体。既然解放了嘴,吴锦自然不会放过白艳妮的性感小嘴。先是摁住白艳妮的头,向下泡在水里进行所谓的“漱口”,当白艳妮被迫喝了几大口凉水后,吴锦用手捏住了她的嘴,逼着她拼命地张大:“看你做了多年人妻,恐怕都没有享受过真正的舌交吧,今天就好好满足你,把舌头伸出来。”
白艳妮只能伸出舌头,吴锦也把舌头凑了上去,一个是42岁的熟女,一个是20出头的壮男,两人的舌头缠绕在了一起。白艳妮开始感到恶心,把舌头缩了回去,吴锦捏住她下巴的手立刻发力表示警告,白艳妮只好再把舌头伸出来让他享用。刚才还感到疲惫不堪的白艳妮,伸出舌头使得口水流出的同时,下身的蜜穴也开始流水了……

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.eee67.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